您好! 欢迎访问河北企业服务网!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河北工人报企业服务网 > 维权服务维权服务
交通事故中 个人体质状况 不是减轻赔偿责任理由
来源:河北工人报 时间:2021-4-25 16:16:26 浏览:82次

    行人在路上行走时,被机动车撞伤。经认定,事故责任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行人并无责任。但因病人本身有基础病,保险公司或者肇事车辆一方能否以行人自身身体状况有瑕疵为抗辩理由,主张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呢?

    ■事件:                                  

    行人被机动车撞伤被认定为对事故不负责任   2016年5月2日上午,方某驾驶私家车在路上行驶时,将步行的廖某撞伤。廖某受伤后,先后在医院住院治疗52天,出院诊断为脊髓损伤、二尖瓣狭窄、换瓣术后、心房纤颤、心功能2级、左肾结石。住院期间,廖某因此次交通事故花费医疗费6.8万余元,其中,廖某自付5.3万元,方某支付5000元,方某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支付了1万元。2016年5月10日,公安机关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方某负此事故全部责任,廖某无责任。当地司法鉴定意见,廖某的伤残程度属于七级伤残,后期医疗费用人民币4千元,护理期限为伤后50日。

    此后,保险公司申请对廖某的伤残等级、外伤参与度两项出具鉴定意见。根据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廖某的损伤已构成七级伤残,该伤残与车祸所致外伤有因果关系,外伤起主要作用,参与度为70%左右。

    2017年4月,由于赔偿迟迟不到位,廖某将方某及保险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双方共同赔偿自己医疗费、后期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伤残赔偿金、误工费人民币、护理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残疾辅助器具费、法医鉴定费等共计26.5万余元。

    ■一审:                                  

    个人体质状况对损害后的影响不属减轻侵权人责任情形

    法院审理查明,方某为其所有的私家车投保了交强险和保险金额为人民币50万元不计免赔的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时,车险尚在保险期间。

    庭审期间,方某对交通事故的认定并无异议,仅提出自己已经为廖某垫付了5千元医疗费,法院应一并处理。

    保险公司辩称,廖某的伤残与车祸所致外伤有因果关系,外伤起主要作用,参与度为70%左右,因此,保险公司对于廖某的人身损害结果在保险责任范围内仅承担70%的赔偿责任,并应扣除已垫付的1万元医疗费。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对廖某的损失,应由保险公司首先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部分,应由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仍不足的部分,由在本次交通事故中负全责的方某承担赔偿责任。虽然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显示,廖某的伤残中外伤参与度为70%左右,其个人体质状况对于其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影响,但这并不是相关法律规定的过错,廖某对于此次交通事故的发生并无过错,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

    法院认为,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非机动车一方的过错是指对事故的发生及扩大具有作用力的情形,被害人体质状况虽然在事实上对损害结果的发生或扩大有一定影响,但不属于法律规定的过错情形,故行为人应当承担全部的侵权责任。

    法院庭审中对廖某在此次事故中的各项损失进行了认定,最终,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共计赔偿24.2万余元,其中向方某支付4000元。

    保险公司不服,向上一级法院提出上诉。

    ■二审:                                  

    行人损失数额不应按其外伤参与度进行折算

    二审法院根据保险公司的主张以及廖某的意见,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廖某因交通事故而受到的损失数额是否应按其外伤参与度来进行折算。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中方某驾驶小型客车将廖某撞伤,经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认定,本次事故,方某负全责,廖某无责。由于方某为其所有的小型客车在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和保险金额为人民币500,000元不计免赔的商业三者险。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关于“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损害的,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首先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不足部分,由侵权人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及侵权责任法的规定进行赔偿。”的规定,一审判决判令除法医鉴定费之外廖某的所有损失由保险公司赔偿并无不当。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虽然廖某个人体质状况对于其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影响,但这并不是上述法律规定的对损失的发生及扩大而存在的过错,即廖某的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因此,原审判决并无不当。

    据此,法院二审驳回了保险公司的上诉。

    ■本报记者哈欣

上一条:用工有备案旷工有考勤为何认定单位违法辞退?
下一条:2020年度河北省打击侵权盗版典型案件出炉
政策法规
维权资讯
维权案例
媒体关注
维权申请
信息推荐
采血车进驾校
   5月22日,河北省血液中心的采血车开进了石家庄...
[详细]
小微企业孵化园发展的调查报告
“WDXR”1+6服务平台项目解读
志愿填报不再设专业服从调剂选项
用心学党史 真心办实事
友情链接
河工新闻网 | 河北省榜书网 | 冀企管家 | 河北人才网
会员服务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河北企业服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河北供求网 河北名企网荣誉企业-河北企业名录已收录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创作者或原公司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我们立即删除!
日本妇人成熟A片高潮